Hatake

你必须十分努力才可以看起来毫不费力

嗯今天寝室里她们哭的稀里哗啦的
丧的不行
我没什么感触啊
说爱太沉重了
我们不配啊
“我被虐惯了,无所谓了”
不是吗
今天看到海上牧云记穆如寒江
想起来穆如寒江许久未见苏语凝
见后磕磕巴巴的说
“许久未见,你”
“长高了不少”
突然就想起你啊
你背着光,站在五米远的地方跟我歪头
光线昏暗但我就能看到,你在笑啊
你说许久未见,我变化好大啊
你说
我长高了呢
你啊

现在的我倒是只记得你温柔时候的模样了。
你为什么就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救我于水深火热之中呢
大学美妙吗。
我活该我不配
我不会回头,毕竟做了这么残忍的事情
你不会原谅我的。
我们也回不去了呀,这么多年,依旧没有收入囊中的你。
只有我守着安静的沙漠等待着花开
若不是你,是谁都无所谓了。
听妈妈的话吧晚点再恋爱吧
希望你们都能甜甜的呀,我已经准备好和随便一个符合标准的谁办一场奇奇怪怪不尽人意金玉其外的婚礼度过平淡无痕的一生的准备了。
先生仍是我余生斩钉截铁的梦想。
日子还要过。我也还是很坚强的。
回家能见到你吗,我们能把话摊开说吗,我能哭给你看吗
你别出现在我黎明的梦里,正午的梦里,将睡的意识里,凌晨的夜里。
我醒来真的抱不到你。

评论